大学宿舍难忘的一夜—— 旅游学院 郑雅频

发布时间: 2014-06-20
访问次数: 74

席慕容在《回眸》中写道: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,我用一千次回眸换得今生在你面前的驻足停留。

那么,要用多少次回眸才能换得今生四年的朝夕相处?

回想起十二年前,大学舍友初见面的情形,青涩的我们对大学生活充满了期待……

回想起八年前,宿舍的姐妹们在各自最美丽的时刻挥手告别,各奔前程。

近两年,偶尔路过彼此居住的城市,哄孩子入睡之后,悄悄地起身,和曾经的舍友继续卧谈。

四年的大学生活,是我们从青涩向华美绽放的过程;四年的大学生活,是我们共同见证成长的过程;四年的大学生活,是我们和师大共同奋进的过程。

而今,回首那四年,逐渐模糊的过往中,宿舍成员的相扶相携却日渐清晰,尤其是为了照顾好舍友而自动轮岗的那一夜……

大四上学期的一天,辅导员张老师找舍长莹谈话,要求她组织我们宿舍7名成员看护好霞,因为霞近期学习压力和家庭压力很大,她的情绪有些异常。

其实,一段时间以来,我们一直都知道她情绪不太好。我们拉着她参加各类户外活动,她提不起兴趣;我们耐心地承受她突如其来的脾气,婷在宿舍门口悄悄地抹干眼泪,回到宿舍还是原谅了她;我们陪她向学校的心理咨询中心求助过,收效甚微……

舍长莹回到宿舍布置任务说:“今天不一样,辅导员张老师特别交代,今晚我们宿舍的其他同学不要睡觉了,要时刻关注霞的动向!”遵照舍长莹的部署,我们7人按照床位分组,一对上下铺为一组,霞的下铺同学萍独立成组。独立组萍的任务是保持浅睡眠,关注霞的动态;另外3个上下铺小组轮流值班,每个小组2个小时,警惕关注霞的动向。

晚上十一点熄灯后,隔壁铺的兰和梅值第一班(23:00-1:00),对面铺的婷和东值第二班(1:00-3:00),我和下铺舍长莹值第三班(3:00-5:00),第四班(5:00-7:00)由第一个小组继续承担。每个小组完成值班任务后要去把下一组的同学叫醒。霞和萍住在我的斜对面铺位。

为了方便值班,我到下铺和舍长莹一起睡。因为有任务在身,外加2人挤在只有大约70-80厘米宽的床上,我们两人辗转反侧,也不记得是几点钟入睡的。在黑暗中我们不能聊天,也不可以开小灯看书(那时候手机还没有现在这么多娱乐功能),因为霞的睡眠很浅,不可以影响她。

我们俩睡得正香,被对面铺的东摇醒了,她趴在我们耳边说:“3点啦!上半夜没什么情况!我去睡啦,你们继续!”

为了提神,我和舍长莹拿出小收音机,收听半夜广播,一人把一边耳朵塞上耳机,留一边耳朵要关注霞的动向的!

这深夜里睡得正香,被叫醒来得继续躺在床上值班,还不能再次入睡,难度有点儿大呀!还好这夜半广播的话题很广,我们听着听着倒真的清醒了。要命的是,广播主持人组织的话题讨论暂告一段落,要插播音乐了!柔美的音乐声响起不多久,舍长莹说她困了怎么办啊?我看了一下时间,说我还不困,就剩不到40分钟就是凌晨5点了,你先睡,等下我去喊下一组起来吧。

身旁的舍长莹翻了个身,拉动了我耳朵里的耳机线,我一下惊醒过来!赶紧看时间,居然快6点了,我也睡着了!我赶紧起床,悄悄确认了霞还在她床上睡觉,就到隔壁铺摇醒兰和梅,让她们继续值班,而我赶紧接着睡回笼觉。

清晨七点十分,宿舍的闹钟清脆地响起,舍友们陆续起床准备去上课。

霞掀开她的床帘,说:“你们昨晚怎么那么吵啊?我又睡得不太好了!”边说边从上铺下来。我们几个人相视一笑,不知该如何跟她解释……

还好,接下来的那几天她的情绪渐渐平稳,我们也就没有再值夜班了。

毕业后,和霞见过几次,她现在已经是一个幸福快乐的妈妈了。而我们从来没有告诉她那个夜晚宿舍为什么那么吵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地址:福建师范大学旅游学院 电话:0591-22868724 传真:0591-22868726 22868723 邮编:350108
Copyright © 福建师范大学旅游学院  建议使用IE6.0  1024*768分辨率